资金的过度炒作为豆类期货回调埋下伏笔。同时,现货市场上,由于豆粕价格快速上涨,终端需求也显现出疲态,国内饲料企业采购意愿继续受限。

自今年6月以来,国内外基本面的向好不断吸引国内资金涌入豆粕市场做多,该品种成交、持仓以及价格频创新高。据统计,6月份至7月17日,国内商品市场持仓量增加约111.7万手,折合人民币约为43.41亿元,农产品板块流入45.84亿元,而其中流入豆粕市场的资金量就高达38.11亿元。7月11日,大商所豆粕期货总成交量达到1186.8万手,总持仓逾300万手,刷新中国期货史上成交量纪录。就在上周,该豆粕期货主力又突破4000元/吨的大关,为四年来的最高价。
与此同时,美盘的大豆期货市场也一直保持强势,CBOT大豆期价甚至在7月下旬刷新纪录高位,最高一度逼近1700美分/蒲式耳。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持仓报告则显示,截至7月24日当周,管理基金和大型投机客在CBOT大豆期货上的净多单已经高达25万余手,仍为历史纪录水平。然而,面对着一连串目不暇接的纪录,内外盘市场对美国天气的炒作似已有过热嫌疑,当前期支撑豆类商品走势的干旱、产量预期下降等因素开始变得不确定,资金的回吐也随时有可能发生,后市豆粕的“牛途”恐怕将变得力不从心。
上涨已反映基本面?
众所周知,致使国内豆粕期价暴涨的源头还在于恶劣天气所引发的美豆生长优良率连续下降,优良率的下降会降低未来美豆的产量预期,从而直接抬升大豆及其制品价格。
截至7月29日的一周,美豆优良率降至29%,远低于同期平均的60%。优良率连续下调导致市场对美豆亩产和产量下降担忧加剧。美国农业部7月份供需报告已大幅下调美豆亩产至40.5蒲式耳,而恶劣天气情况下,市场预期USDA
8月份的供需报告仍会继续下调美豆亩产预测。7月31日的路透社调查亦显示,市场分析师平均预测美豆亩产38.1蒲式耳,创九年最低水平,预测美国大豆今年总产量为28.34亿蒲式耳,为四年最低水平。而目前市场最悲观的亩产预测低至34~35蒲式耳。
光大期货研究所农产品部分析师赵燕则认为,对天气和产量的担忧继续促使当前美豆保持上涨态势,短期内美豆可能仍会上试前期高点每蒲式耳1700美分附近水平。但该分析师同时指出,目前美豆连续上涨已基本反映了亩产下调的预期,除非USDA在8月10日的报告中作出大豆亩产预估远低于市场预期的结论,否则届时美盘市场冲高之后,也可能会出现利多兑现、价格回撤的走势。
此外,连日来上涨的豆类产品价格已开始抑制下游消费。随着价格上涨,美国大豆出口需求放缓,USDA周出口销售报告显示,截至7月26日一周,美豆周出口销售总计24.64万吨,为九个月来最低的水平。其中,仅中国就取消了约16.35万吨的新豆采购。
国内方面,由于豆粕价格快速上涨,终端需求也显现出疲态,国内饲料企业采购意愿继续受限。6月份以来,国内豆粕、玉米等原料价格大涨,库存偏低的终端饲料企业曾一度补货。据了解,目前大型饲料企业库存量增至25~30天的可使用量,中小型饲料企业库存保持在7~10天的使用量,同时养殖户合同库存量也有所增加。但随着价格上涨,近日市场成交再次趋于清淡,油厂方面称很难有大笔成交。为了减少豆粕消费量,很多养殖企业继续减少自配料比例,更多使用全价料并用小麦、棉粕、花生粕等其他蛋白原料来替代豆粕的消费,这将会进一步间接降低豆粕的需求量,不利于其价格进一步走高。
谨防大资金平仓风险
本轮国内豆粕大涨,除了美豆天气炒作的基本面提振外,国内资金全线流入豆粕市场拉升价格也是主要原因。“在价格高位遇阻回落后,豆粕盘面资金多单进出频繁度增强,显现资金操作趋于谨慎。资金重仓对峙,市场参与者应该随时警惕多头获利平仓的风险。”赵燕指出。
从7月30日至8月3日的一周,国内的豆粕期货依然高居资金净流入的榜首,单个品种的净流入资金高达25亿以上,甚至远远超过铜和股指等传统的资金流入大户。不过,一周之内豆粕上的资金流向已并不是压倒性的流入。虽然在7月31日,豆粕期货上显示出较高的资金净流入,但在8月1日和8月3日两天,豆粕期货上净流出的资金都超过了5亿元,可见单方面持续流入资金的情况已出现微妙变化。美盘方面,虽然CBOT大豆期货的非商业净多单仍高达25万余手,但上周以来美豆震荡加剧,一周内基金持仓增减变化也极为剧烈。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显示了高价位下多头持仓信心的不稳定。一旦市场有利空因素出现,基金会再次大举离场。
从其他大宗商品来看,也不乏炒作题材枯竭后市场发生逆转的例子。从去年国际金价7~8月的走势看,黄金连涨7周后,第8周收阴而第9周反弹,第10周市场创新高后见大顶。有专家表示,尽管豆粕和黄金的属性有较大区别,但今年豆粕的走势与2011年的黄金走势极为相似。豆粕价格前期连涨7周后,第8周收阴,上周市场又出现反弹,极有可能本周突然变盘下跌。另外,去年黄金市场炒作的是QE3题材,而今年豆粕炒作天气题材,都属于资金借助不确定因素的炒作。随着天气利多及亩产下调被市场消化,由资金推动的上涨行情随时会因资金的离场而发生转变。
赵燕表示,随着天气及供应层面炒作的结束,豆类市场将逐渐转向需求面的炒作,国内豆粕高价抑制需求的现象也将进一步彰显。而8月10日USDA将公布今年首次基于田间调查的美国作物亩产和产量预测,或许美盘及国内豆粕市场会出现利多兑现、价格创新高后的“见顶行情”,投资者应注意豆粕价格回调的风险。

自6
月初以来,美国中西部主产区持续炎热干旱天气刺激美豆连续大涨,并创四年高点。目前,天气和产量担忧延续,将支持当前豆类保持上涨态势。但是,疯狂之余的背后,更多是理性的反思。专家提示,无论从资金炒作、下游需求,或是国家调控的角度来看,都需要警惕豆类等农产品(5.20,-0.06,-1.14%)高位回落的风险。
警惕多头高位获利平仓
随着大豆生长进入8月份关键结荚期,7月末至8月中旬的降雨非常关键。目前据相关部门预测,8月中旬前无大范围降雨出现。天气和产量担忧延续继续支持当前美豆保持上涨态势,短期内美豆可能仍会上试前期高点
1700美分附近水平。
不过,光大期货分析师赵燕认为,目前美豆连续上涨已基本反映了亩产下调的预期。除非美国农业部8月10日报告亩产预测远低于市场预期水平,否则届时美盘市场冲高之后可能会出现利多兑现,获利平仓价格回挫的走势,市场将确认阶段性高点。
本轮国内豆粕大涨除了美豆天气炒作的基本面提振外,国内资金全线流入豆粕市场拉升价格也是主要原因。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周价格高位遇阻回落后,盘面资金多单近出频繁度增强,显现资金操作趋于谨慎。资金重仓对峙高位市场情况下,市场参与者应该随时警惕高位多头获利平仓风险。
下游需求或将受抑制
从下游需求来看,专家称,目前,终端需求疲软,饲料企业采购意愿继续受限;生猪价格低迷延续,养殖户出栏积极,这均不利于豆类的消费。
近期国内豆粕玉米等原料价格大涨,库存偏低的终端饲料企业继续补货。据了解,目前大型饲料企业库存量增至25-30天,中小型饲料企业库存保持在7-10天,同时养殖户合同库存量也有所增加。
但是,随着价格上涨,近日市场成交再次趋于清淡。据说一位油厂负责人表示,“最近,很难有大手笔成交。”为了减少豆粕消费量,很多养殖企业继续减少自配料比例,更多使用全价料并用小麦、棉粕、花生粕等其他蛋白原料来替代豆粕的消费,这将会进一步间接降低豆粕的需求量。
国家调控周期增强
随着农产品价格的不断高企,市场对国家调控的预期增强,如此一来,农产品价格上行阻力也将加大。
分析师赵燕推测称:“从近期国家对油脂市场的调控政策,不难推断现货高价必然引发市场调控需求。”
7月24日,发改委再次约谈四大油脂压榨企业,市场预期国家行政干预将对油脂价格上涨构成压力。另外,近期国家加大对国储大豆的抛储力度。自5月份展开拍卖以来累计成交110余万吨,7月中旬以来的周度拍卖几乎都全部成交。
“国储拍卖成交率提高,一方面显示美豆上涨国产豆优势显现;另一方面,从临储大豆维持一至两周拍卖一次的情况看,也反映出国家对价格控制力度不减。”业内人士表示。
另外,近期有消息称,国储拍卖将联合黑龙江省储在2个月内向市场投放180万吨大豆。考虑到目前下游养殖产品价格比较低,对物价来说还未构成太大影响,但如果传言属实,则后期每周大豆拍卖量将接近30万吨,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供应量加大至少会对市场构成心理层面的压力。
随着豆粕成交和持仓不断创天量,市场孕育的风险也越来越大。8月1日,大连商品交易所发布调整豆粕品种最低保证金标准及涨跌停板幅度的通知。豆粕行情的大幅波动终于引发交易所层面的干预。
如果行情继续剧烈波动,不排除进一步监管手段的出台,政策调控风险亦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美盘的大豆期货市场也一直保持强势,CBOT大豆期价甚至在7月下旬刷新纪录高位,最高一度逼近1700美分/蒲式耳。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持仓报告则显示,截至7月24日当周,管理基金和大型投机客在CBOT大豆期货上的净多单已经高达25万余手,仍为历史纪录水平。

国家粮油信息中心官方网站昨天发布公告,称定于8月16日在安徽粮食批发交易市场及相关联网市场举行国家临时存储大豆竞价销售交易会,数量为40万吨,这部分大豆主要来自内蒙古15万吨,黑龙江25万吨。

受国储拍卖消息影响,近期大豆期货价格高位回落,主力1305合约从4925元/吨的高位回落到4667元/吨,下调幅度7%。与此同时,高烧不退的豆粕也应声下跌。到昨天,豆粕已连续四个交易日回调,跌幅4.42%。

在此之前,8月2日,国储刚刚投放了40万吨大豆,并且全部成交,成交均价在4381元/吨。

伴随国储大豆拍卖重启和对天气因素的过度炒作,豆粕等豆类期货涨势渐显疲态。

疯狂了两个多月的豆粕近期渐显疲态。昨天,整个商品期货市场多数品种上涨,但是前期最为强势的以豆粕领衔的豆类期货则纷纷逆势下跌。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国储将投放40万吨大豆,从而引发价格回落,同时,此前豆粕等豆类期货已经透支了干旱天气的炒作因素,短期面临多头平仓的风险。

6月份以来,国内豆粕、玉米等原料价格大涨,库存偏低的终端饲料企业曾一度补货。据了解,目前大型饲料企业库存量增至25-30天的可使用量,中小型饲料企业库存保持在7-10天的使用量,同时养殖户合同库存量也有所增加。但随着价格上涨,近日市场成交再次趋于清淡,油厂方面称很难有大笔成交。为了减少豆粕消费量,很多养殖企业继续减少自配料比例,更多使用全价料并用小麦、棉粕、花生粕等其他蛋白原料来替代豆粕的消费,这将会进一步间接降低豆粕的需求量,不利于其价格进一步走高。

光大期货研究所农产品部分析师赵燕则认为,对天气和产量的担忧继续促使当前美豆保持上涨态势,短期内美豆可能仍会上试前期高点每蒲式耳1700美分附近水平。但该分析师同时指出,目前美豆连续上涨已基本反映了亩产下调的预期,除非USDA在8月10日的报告中作出大豆亩产预估远低于市场预期的结论,否则届时美盘市场冲高之后,也可能会出现利多兑现、价格回撤的走势。

透支炒作因素后短期面临多头平仓风险

面对一连串目不暇接的纪录,内外盘市场对美国天气的炒作似已有过热嫌疑。自今年6月以来,国内外基本面的向好不断吸引国内资金涌入豆粕市场做多,该品种成交、持仓以及价格频创新高。据统计,6月份至7月17日,国内商品市场持仓量增加约111.7万手,折合人民币约为43.41亿元,农产品板块流入45.84亿元,而其中流入豆粕市场的资金量就高达38.11亿元。7月11日,大商所豆粕期货总成交量达到1186.8万手,总持仓逾300万手,刷新中国期货史上成交量纪录。就在上周,豆粕期货主力又突破4000元/吨的大关,为4年来的最高价。

实际上,5月份以来政府每周进行国储大豆拍卖,但因2008年收获的大豆售罄。7月23日到27日的一周暂停国储大豆拍卖。从8月份开始,国储大豆竞拍重新启动。据悉,国储大豆报价通常较进口大豆低10%。而4月以来,市场对国储大豆的需求显着增加。数据显示,4月以来政府拍卖国储大豆约110万。国储大豆存量仍有1000万吨左右,暗示其将有能力在国际价格飙涨之下限制国内价格涨幅。

国储下周投放40万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