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开发 养猪要靠深加工才能赢

寒冬腊月,位于巴彦县黑镇内的润康大型生猪养殖基地里,运饲料、购生猪的车辆连成了排。走进基地,扑面而来的不是人们印象中猪圈难闻的臭味,而是一股暖暖的潮气。总经理关明礼告诉记者,这里的生猪饲养全部使用荷兰智能电子饲喂系统。一个猪舍饲养生猪400头,整个养殖过程全都由机械设备自动控制。猪进食时,喂料设备可根据猪的体型和体重自动控制喂料量;猪喝水时,咬下旁边的半自动供水阀门,就会自动喷水;猪舍的地板下面就是化粪池,粪便会自动排入里边。整个猪舍只需要一两个人作业,而传统的养殖方式至少要6名工人才能完成。

巴彦县畜牧兽医局局长王玉波介绍,目前,巴彦已开始尝试着将猪粪变成沼气,用来发电,或者将其变为肥料。目前全县已有3家养殖企业配备了猪粪无害化处理沼气发电设备,下一步将规划年出栏量达万头以上的企业建设沼气发电项目。对小型企业或者散户这块,将由政府组织采购国外先进设备,建设沼气储备站,把所有养殖户的养殖粪便统一收集,集中处理,这样既保护了环境,又能让百姓用上低价电,可谓双赢之举。

元旦过后,巴彦丰源牧业一派繁忙。去年,丰源卖仔猪赚了大钱——每头卖到500元,利润赶上了肥猪。现在,生猪价格走低,别人都在处理母猪,这里的繁育母猪数量却足足增加了一倍,但李志刚还嫌少。“今年,就指着母猪多生育肥猪了。”老李说,去年仔猪价格高,今年大家就都奔仔猪去了,留足了“猪羔子”,市场上仔猪价已跌到200多元。“我们的育肥猪与他们错时出栏,长成时正好能赶上生猪价格走高,到时又能挣到一大笔。”

发展养猪产业已列入到哈市新发展规划纲要中。巴彦县将用5到10年时间打造生猪产业化基地,每年数百万头猪,产生的粪便可堆积成山,如何解决废物污染显然成了发展经济必然考虑的代价问题。

据了解,智能电子饲喂系统彻底改变了传统母猪饲养模式,母猪产仔量大幅提高,也使基地生猪饲养量每年达到10万头,成为今年巴彦县建设的第二个饲养量10万头的大型猪场。

绿色健康 有机猪比普通猪利润高两成

2014年,哈尔滨市生猪收购价格一直震荡。新年以来,一路走低的猪肉价格,让不少养殖户踌躇这条养殖路是否还能走得通。
但巴彦…

有机猪究竟是什么猪?它的市场优势究竟在哪?李志刚告诉记者,首先,有机猪的核心料必须是纯绿色的,而且是经过中国农业大学等权威部门认证的,都有注册标识;另外,核心料中掺杂的玉米和豆粕,也必须是没有农药,没有化肥,不受污染的,就连给猪喝的水都是要经过过滤处理的。”因此,养殖有机猪的成本也相对更高。李志刚介绍,一吨有机猪核心料9000多元一吨,就算按照掺杂玉米、豆粕等辅料后计算,有机猪的猪料也要6000多元一吨,投入要比普通猪贵一倍还多。王玉波告诉记者,有机猪、绿色猪等高端产品成本虽贵,但售价更高,纯利润也要比普通商品猪高20%以上。

除了自养生猪,从2010年起,丰源牧业还与养殖户合作饲养绿色生猪,利用专用猪舍,饲喂绿色有机饲料,指派专业兽医人员管理,先后有多个养殖合作社成功饲养出绿色生猪。2014年,丰源牧业绿色生猪出栏量4万多头,今年将达到6万头以上。

据悉,今年七合集团、洼兴畜牧业发展总公司将共计筹建4个年出栏10万头的有机猪养殖场,以增加有机猪高端市场的开发供应能力,树立企业纯绿色高端品牌,预计年底部分品牌的有机猪将批量上市。

曾庆山养猪已经30多年,从最初的年出栏十几头猪到现在年出栏2000头,在散户养殖中,他的规模不算小,但是与大企业规模化养殖相比,他还差得很远。曾庆山说,规模化养猪有固定客源,不愁销售,饲料、防疫、用工等成本也会大幅下降,每头猪每天可节约各项费用五六角钱,生猪的价格每斤还要比散户的贵0.15元。

云顶娱乐,看到那些养殖户在此次市场波动中疲于应付,哈尔滨酆源农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志刚庆幸选择了养殖有机猪而避过了这次市场冲击。

去年,老曾与同村的10户村民联合办起了养猪专业合作社,发展规模化养殖。老曾告诉记者:“现在建养猪场,每1000平方米政府补贴2万元,等于替我们掏了一半钱。”据了解,为鼓励建设标准化规模养猪场,巴彦县去年发放生猪补贴资金达3000多万元。

张松昌直言,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全市已出台相关政策,扶强壮大雨润、金锣、七合等三大集团的生猪屠宰、深加工龙头企业,锁紧产业发展链条,拉动全市生猪产业快速发展。目前,七合集团一期工程计划投资12.24亿元,建设一个原种猪繁育基地、一个年产30万吨有机饲料加工基地、一个年产150万头有机猪屠宰及深加工基地和一个生鲜有机猪肉储存量2万吨的冷库,这在行业内将起到良好示范作用。

各方资本,育肥“巴彦猪”

废物里淘金 养猪全产业链正在形成

这几年,无论“猪周期”如何变化,丰源牧业每年都挣钱。大伙儿都说:“老李有消息、会算计。”李志刚说,自己的诀窍就是用心养猪,分析市场行情、从容应对。“越是行情不好的时候,越不能自乱阵脚,心慌容易出错,盲目减少存栏量只能一亏再亏。”

“传统上的养猪,就是把猪养大后卖肉,这样粗放的养殖和经营方式很难保证在动荡的市场中立稳脚跟。”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张松昌说。以哈市生猪养殖大县巴彦为例,其年出栏生猪320万头,却无精深加工企业,每年上百万头生猪外运,看着金猪被别人抱走,成了别人的原料基地,只能说生猪大县还不是产业强县。

这几天,通过兴隆镇动物检疫站检疫后,每天运往贵州、福建的生猪数量都在千头左右。这其中,大半肥猪来自丰源牧业。丰源牧业老板李志刚说,别看最近猪价低,“大鱼”就在下年。现在宁可赔钱卖,也要抓住市场不放手。

生猪市场价格的低位震荡,已影响到哈尔滨的猪市,业界甚至面临重新洗牌的可能。一端是生猪市场价格持续走低,众多养殖户焦急应对;而市场的另一端——有机猪、绿色猪、猪产品深加工等特色产品却相对稳定,不但毫发无损,且在高端市场备受追捧。

巴彦县畜牧局局长王玉波介绍,2014年生猪销售处于低谷状态,巴彦县紧急启动能繁母猪补贴、生猪政策性保险、短期小额贴息贷款等措施,极大地缓解了“猪周期”带来的各种危机。当年,巴彦县共建设规模养猪场15个,使该县5000头以上养猪场达77个,年出栏生猪占全县1/3以上,全县生猪养殖不但没有萎缩,反而持续增长40余万头。

王玉波告诉记者:“到2014年,全县畜牧养殖深加工业将解决近万名农民就业,并实现农民向畜牧产业工人转变。”

在生猪价格一直低迷的今天,丰乐乡养猪大户曾庆山的“丰乐农民养猪合作社”新址即将完工。新猪场共有猪舍20栋、每栋500平方米,养殖规模可达年出栏过万头。

记者在李志刚的养殖场看到,这些猪与普通猪并没什么明显区别。“学问不在猪的长相上。”李志刚说,“这里养殖的生猪全是有机猪,其猪肉如同三文鱼一样,切成片经白水煮一下就能吃,一点都不腻。”李志刚告诉记者,目前他的有机猪年出栏量约4000头,不过与市场需求相比,这点产量还非常有限。这个市场的消费群体相对固定,因此即使是全国生猪市场价格整体处在低谷期,有机猪肉的价格也未受什么影响。

在巴彦县18个乡镇中,万头以上养猪场已达到27个。自2012年以来,雨润、正邦、七合、大北农等大型生猪屠宰加工企业加入生猪养殖行列,其中,七合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15亿元的百万头生猪养殖项目和正邦集团投资10亿元生猪养殖基地,已建成投产。到目前,各大型企业在巴彦投资已达31亿元,正成为巴彦生猪养殖新生力量。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哈尔滨酆源种猪育种有限公司和洼兴畜牧业发展总公司,今年也将建设年屠宰能力50万头的屠宰场和肉食品深加工企业,届时红肠、猪头、猪蹄、叉烧肉等熟食产品都会投放市场,精深加工能力将达8万吨。

2014年,哈尔滨市生猪收购价格一直震荡。新年以来,一路走低的猪肉价格,让不少养殖户踌躇这条养殖路是否还能走得通。

供不应求 有机猪市场未受影响

规模养殖,政府出台“政策险”

目前,巴彦县年产猪毛4200吨、猪血12400吨、猪皮300万张、猪胆200吨、猪粪84.6万吨。张松昌说,“巴彦作为将来的生猪产业化基地,必须要在两年内,从饲料加工到养殖、从生猪屠宰到肉食品深加工,再从副产品加工到最后废物处理,整个产业链都要形成,尤其是在废物处理方面,一定要打造出全市、全省乃至全国的样板。”

但巴彦县的生猪饲养量已高达470多万头,去年以来饲养量逆市增长40余万头。县领导自豪地说:“经过又一个‘猪周期’,巴彦县养猪业更‘强壮’了。”

“一公斤有机猪肉五六十元甚至一两百元,这样的价格过去想都不敢想,可是目前市场确有需求,且需求量可观。相比较,有机猪比普通猪利润更好,市场前景被普遍看好。”王玉波说。

摸透行情,熊市牛市都赚钱

“普通商品猪受市场波动影响不小,相比来看有机猪是幸运的。正因为有机猪处在供不应求的市场环境下,所以它的价格抗跌能力更强,市场优势更明显。”巴彦县畜牧兽医局局长王玉波介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