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农业产业稳步推进。依托永亨工贸、佳鑫、新绿海等公司,实施淮山酒、淮山面条、淮山蛋卷深加工项目;城关狮窠村被农业部认定为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新增设施农业510亩、农民专业合作社22家、家庭农场27家,拥有县级以上龙头企业30家。
二是硒锌产业突破发展。出台加快生态硒锌产业发展政策,建立硒锌农产品基地6万亩,成功开发4个富硒特色农产品。
三是电子商务快速发展。明溪县获批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县域电商产业孵化平台建成运营,建成阿里村淘、苏宁易购、京东商城代购点,电商销售突破4亿元。

2015年,明溪县现代农业发展势头强劲,成果丰硕。
一是新增设施农业510亩、农民专业合作社22家、家庭农场27家,城关狮窠村被农业部认定为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启动珍贵植物观光园项目建设,培育珍稀树种基地6.65万亩,被列入国家林下经济示范县和省级现代渔业项目县、农业部全国基层农技体系改革与建设示范县
。出台加快生态硒锌产业发展政策,建立硒锌农产品基地6万亩,成功开发4个富硒特色农产品。流转土地6.55万亩,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试点工作全面完成。“明溪金线莲”获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中国淮山之乡”、“中国黄腹角雉之乡”获国家命名,“荣兴”肉脯干入选中华老字号。明溪县云台山农林开发有限公司的“塔罗科血橙新系”甜橙获全省果品鉴评会综合类金奖。
二是“互联网+”新业态加快发展。明溪县被列入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电商产业孵化平台建成运营,培育农越、惠民农商等一批电商企业,新增电商企业40家。引进“赶街网”农村电商公共服务平台,建立县级运营中心和40个村级服务网点。
三是乡村环境焕然一新。按照“五清楚、两提升”要求,实施紫云、龙湖等10个美丽乡村建设,房屋立面改造233户。全面开展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三年提升专项行动和“两违”综合治理,15个村环境综合整治项目加快实施,龙湖、白叶、衢地等3个村被评为省级传统村落,柏亨、翠竹洋等8个村被列入首批市级历史文化名村。生态环境逐步改善。
完成乡村旅游发展战略规划编制,御帘、肖家山、村头等特色村镇旅游加快发展。推行流域“河长制”,胡贡溪等9条流域得到有效整治。科学划定畜禽养殖污染治理范围,拆除关闭小型生猪养殖场78户,升级改造3户。

目前,凤冈在全国各大中城市开凤冈锌硒茶专卖店245家,设立产品销售专柜2870个,20多家茶企业走电子商务、网售包装、互联网推广等网络渠道,在淘宝、天猫、京东商城等开设网络店70多个,引进电商平台2个,出口备案企业2家,委托出口企业1家。全县建成农村电商服务站点200多个,县级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1个、县级物流集散中心两个、冷链物流中心1个、农村物流中转站28个。今年,预计全县电子商务年交易额超过千万元的企业达到6家,电子商务直接从业人数达到3200人,间接从业人数达到13000人左右。

云顶娱乐:明溪:现代农业发展势头强劲。2015年底,快速兴起的农村电商,为江津富硒产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该区相继引进浙江赶街网、阿里巴巴菜鸟网络、深圳“淘实惠”等机构,联合重庆市寿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本地企业,打造起了以重庆富硒网为龙头的本土农村电子商务平台。

据了解,凤冈县在茶叶产业发展中,采取党员带群众、企业带农户、强户带弱户、大户带小户等形式,以“畜—沼—茶”生态建园模式发展优质茶园。经过10多年的发展,茶叶面积从起初的2.6万亩发展到现在的50万亩,茶叶加工企业达234家,投产茶园近33万亩,有机茶园5万余亩,实现综合产值45亿元,受益茶农20多万人。先后获得中国富锌富硒有机茶之乡、全国生态茶园示范县、全国生态文明先进县、国家有机产品认证示范区、国家级出口茶叶质量安全示范区、全国有机产品认证示范县、中国长寿之乡等殊荣。凤冈锌硒茶成为全国驰名商标,共获国家级金奖59枚,银奖17枚,并通过欧盟414项最严格检测,远销欧美10余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凤冈出口茶叶达200多吨,订单金额达4000多万元。

农村电商在卖火江津富硒农产品的同时,也“倒逼”农产品加快组织化、商品化步伐。

“茶叶企业积极参展参会推介宣传茶叶,执法部门加大查处和打击力度,严查重处违规施药和化肥者,张榜公布后列入黑名单。重奖举报人,重处违规人,形成自我约束、自我监督,相互约束和相互监督,确保茶叶质量安全。”县长王继松说。

在销售端上,花了不少钱建起来的富硒专卖店,又面临着无货供应或货品单一的尴尬:这些专卖店里常常只有富硒大米、富硒茶叶、富硒花椒等少数几种农产品,生鲜极少,不能有效满足市民的消费需求。

3月7日,记者从凤冈县茶叶产业发展中心获悉,凤冈县已成立督查组、巡查组、执法组、宣传组,狠抓茶园五级防控、“凤冈锌硒茶”公共品牌“五统一”管理、茶青市场规范化交易、茶青和成品茶的抽检和成品茶的市场准入和包装规范工作,在全县开展以茶产业为主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惊雷行动”,持续推进茶叶产业发展提质增效。

在农产品供应链体系上,建立重庆富硒食品研发中心和富硒农产品监督检验检测中心,对富硒农产品质量安全实行严格监管。

据了解,凤冈县以龙头企业带动茶产业发展强品牌建设,以延伸茶叶产业链,提高茶叶附加值企业的引进工作,开发茶叶深加工系列产品。在安顺市召开的全国“万企帮万村”消费扶贫会暨东西部协作支持贵州发展现场会上,凤冈参展茶企业共达成代销锌硒茶、锌硒茶酒、茶饮料等意向性协议25份,签约合同总金额2亿多元。凤冈锌硒茶被系列产品还被湖北天门市茶经阁、安顺茶博馆收藏。

江津商务局副局长李晓玲认为,江津“富硒农业+农村电商”之所以能取得成效,关键就在于通过构建“一中心五体系”,破解了富硒农产品上行与供应链的难题。

茶叶产业成为凤冈的支柱产业,成为农民脱贫致富增收的钱袋子,如何为让凤冈锌硒茶真正做到绿色,让百姓喝上放心茶、干净茶、良心茶、安全茶。县人民政府出台茶叶质量监管实施意见,狠抓茶叶质量安全。田坝社区20多名农村老党员组成义务巡逻队、宣传员队监督队,各涉茶乡镇村村成立专业合作社,户户加入合作社社员,抱团做大做强茶产业。

10年前,石蟆镇通过退耕还林发展起了9万亩果橄榄,但因重庆及周边没有食用果橄榄的习惯,这些果橄榄一直没有什么销路。今年6月,一个名叫何春梅的年轻女创客,利用淘宝等平台一个人就卖出了22万斤橄榄,并通过网络营销引来福建、广东等地的大批客商前来收购橄榄,使过去一文不名的果橄榄均价卖到了7元一斤。目前,石蟆镇已成立专业合作社,对当地的橄榄基地实行统一管护。

江津是从2012年开始发展富硒产业的。因该区土壤普遍富硒,加上获评“中国长寿之乡”,区委、区政府把富硒产业确定为农业产业的“第一品牌”和“第一抓手”。

在物流体系上,该区与阿里巴巴菜鸟网络联合,建起“菜鸟县域智慧物流+”项目,统一为各镇、村农村电商服务站点实行“三定”(定时、定点、定线)二级配送。

“破题”,从发展电商入手

过去,嘉平镇一带农民有种黄豆磨豆花的传统,他们习惯在玉米地里套种少量黄豆,供自己食用。今年8月,富硒网大力营销该镇高山黄豆,使其市场价由过去的1.5元一斤提高到16元一斤。目前,嘉平镇政府已做出规划,将黄豆种植确定为新的农业主导产业,予以大力扶持。

另一方面,江津通过建立物流体系、农产品供应链体系、公共服务站点体系,可迅速集结品质可控的富硒农产品,以较快速度、较低物流成本卖到全国各地,解决了富硒农产品的供应链难题。

今年以来,重庆富硒网主动策划包装江津富硒产品,积极开展全网营销,几乎每个月都推出一款“爆品”。

富硒产业快速发展的新动力

一方面,江津通过建立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培训体系、营销服务体系,迅速培育起一支农村电商人才队伍,打造出一批网络营销平台,并为江津富硒产品的网络营销提供源源不断的策划包装方案,解决了富硒农产品上行。

今年以来,江津通过农村电子商务销售的富硒农产品多达135个,实现销售额1.5亿元。

江津由此迅速构建起农村电商“一中心五体系”。

“五体系”为培训体系、物流体系、营销服务体系、农产品供应链体系、公共服务站点体系。

“一中心”为江津区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该中心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重庆富硒网运营,主要开展人才培训、创业孵化、富硒农产品在线化包装、网络推广及营销策划等公共服务工作。

“一中心五体系”的建立,使农村电商成为推动江津富硒产业快速发展的新动力。

在公共服务站点体系上,已建起100个标准化的镇级和村级农村电商公共服务站点、33个农村淘宝站点。

这样一来,江津迅速打响富硒品牌,并大幅提高了富硒农产品的附加值,但与此同时,富硒产业也面临“两头受困”的尴尬局面——

在培训体系上,江津依托区公共服务中心,今年共开展电子商务培训39期,培训3000余人次。

在营销服务体系上,一是建起本地交易平台重庆富硒网,主推江津富硒农产品上行;二是在德感园区建成5000平方米的电子商务产业园,目前园区入驻电子商务企业21家、配套服务企业14家;三是携手深圳“淘实惠”平台成立江津创丰淘实惠,整合江津本地商家200多户上线;四是建成江津富硒农产品展示展销中心、阿里巴巴“江津硒货”旗舰店、“江津硒货”京东生鲜馆等,全网营销江津富硒农产品。

走传统路子,“两头受困”

起初,江津采取了传统的方式来发展富硒产业:在生产上,采取政府规划的方式,引导发展富硒大米、富硒畜禽、富硒水产、富硒茶叶等一批富硒生产基地;在销售上,在江津和重庆主城建立了30多家富硒专卖店。

近日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以提高农业供给质量为主攻方向,促进农业由主要满足“量”的需求,向更加注重满足“质”的需求转变。记者日前在江津采访时了解到,去年以来,该区采取“富硒农业+农村电商”的方式,破解农产品上行与供应链难题,在提高农业供给质量上取得明显成效。

如此一来,江津富硒产业就有效解决了过去“两头受困”的问题,形成以新消费引领推动新供给的“新动力”。

在生产端上,全区虽然建起了数十万亩的富硒种植、养殖基地,但在种植、养殖方式上与过去并没有多大差别:仍以农户分散小规模经营为主,没有品牌、没有销路,产品质量也参差不齐,商品化率低。数十万富硒产业基地产出的农产品,绝大部分未能以富硒产品的方式进入市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