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4月里,春暖花开,记者走进舒城县万佛湖东岸的转湾村,远远就能闻到一股香椿特有的清香,田间山头随处都可以见到香椿树。在村口的小广场上,十几个远道而来的小贩摆起摊子,不断有村民前来出售自家采摘的香椿。
天色渐晚,村民吴为群从自家的3亩山头带着刚采下的香椿头赶到了村口,泛着暗红色的香椿头一捆捆地用稻草整齐地扎好,23斤,按现在的行情,一共115元。
卖香椿越早价格越好。 吴为群把钱仔细地揣到口袋里。
3年前的转湾村还是个空心村,村里男人外出务工的收入是唯一的经济来源,贫困率达25%以上,人均年收入在2670元左右。2014年年底省编办干部王许到该村挂职第一书记,想给当地找到一个合适的产业。
板栗?油茶?大家都曾经考虑过。
王许说。当地的板栗树已老化,现在市场行情也不好;油茶生长周期要5年以上,村民等不起一条一条,王许和村民们分析着利弊,最终选择了香椿。
香椿种植一年就能收获,春天能收两茬,市场行情也紧俏。
村委会主任杨映辉说。
有了方向,村委会牵头组织成立香椿种产售一条龙服务的合作社,注册了阙红牌商标,邀请安徽农业大学专家来村开展技术指导,还购买种苗免费发放给了村民。
现在我们村香椿种植面积有1500多亩,去年年终,小的种植户增收有千余元,大户增收达到3万至5万元。香椿种下去才一年,转湾村已经有40余户贫困户脱了贫,村集体经济也实现了零突破,达到了10万余元。我们还试着延长了产业链,在合肥生产香椿酱,每天都要使用300多斤香椿。明年我们村香椿的种植面积要扩大到3000亩。
王许说。

近几年,位于万佛湖边的舒城县阙店乡转水湾村大力发展香椿树种植,短短三年时间,全村的香椿树种植面积就达到2000多亩,年销售香椿芽60万斤,效益高达近千万元。他们不仅卖新鲜的香椿芽,今年还投资创办了香椿酱厂,加工的香椿酱已通过网络售出5万瓶。

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条件导致农产品的生产也极具特殊性。
地处华东腹地,大别山东麓、农业资源丰富的舒城县,因地制宜地发展现代农业建设,把抓好农业资源…
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条件导致农产品的生产也极具特殊性。

都说谷雨时节摘香椿,可眼下正值酷暑,登封市大冶镇弋湾村村民依然在忙着摘香椿。天刚破晓,家住弋湾村的韩花云就往地里赶。“现在村里…

10月27日,记者走进阙店乡转水湾村,只见道路两旁、山坡上到处是长势喜人的小树苗。在转水湾村第一书记王许的介绍下,记者得知这种植物叫香椿,椿芽营养丰富,并具有食疗作用,香椿也是园林绿化的优选树种。
“过去村里只有几十亩香椿树,谈不上什么产业,2014年以后我们重点发展香椿种植,如今村里香椿种植面积达到2000多亩。

地处华东腹地,大别山东麓、农业资源丰富的舒城县,因地制宜地发展现代农业建设,把抓好农业资源开发、实施农业科技扶贫作为贫困户永久脱贫、走上富裕的根本途径。近年来,舒城县围绕县域特色育基地、围绕提高效益创方式,根据每个乡村的不同情况,发展特色农业种植,扶植农业品牌,积极打造“一村一品”。徽菊、香椿、百合、板栗、茶油、绿色蔬果等种植,推动着农民致富和乡村产业的发展。近日,记者通过实地走访,感受着这个县城不同村落的贫困人民随着“一村一品”的建设发生的巨大变化。

都说谷雨时节摘香椿,可眼下正值酷暑,登封市大冶镇弋湾村村民依然在忙着摘香椿。天刚破晓,家住弋湾村的韩花云就往地里赶。现在村里种的净是能摘半年的香椿,趁天凉快,能多摘几斤,一斤手工费就块把钱。韩花云说。

图片 1

舒城:“一村一品”脱贫路土地生金结硕果。春秋乡文冲村:徽菊给贫困群众带来了经济效益

据了解,弋湾村2012年利用土地流转的优势,引进矮化密植技术,大力种植新品种的红香椿。全村耕地面积1500余亩,除去退耕还林,香椿种植面积就达1000余亩,并迅速带动大冶全镇及宣化、唐庄等乡镇种植香椿。目前,登封种植香椿已达2000余亩。

淡雅暖郁、回味甘甜。眼前的这杯徽菊茶,看上去清澈亮洁、澄明晶亮,细细观察其汤色淡黄而毫无杂质。对于舒城山区的人来说,饮用茶叶早已是习惯,而徽菊这种外来品,正在日益走俏。“听说饮用徽菊好处很多,现在也慢慢养成了饮用的习惯。”正是午休时刻,54岁的李允松随手为自己的妻子倒上一杯,“好喝!比皖南当地出产的更有风味!”。如今,李允松成为了村里种植徽菊的带头人。

几年前,弋湾村民主要收入还是靠到村里煤矿打工,2008年村民们集中搬进新型社区后,恰逢煤矿兼并重组裁员,村里闲下来的大量劳动力成了村委一班人的心病。通过考察,大伙觉得村里土地更适宜种植耐旱的经济型作物香椿。他们引进了采摘时间长达半年的新品种香椿树让村民们很快看到了希望,闲散劳动力纷纷流转田地种香椿。农民一亩地一年可领600元补助,香椿长成后,采摘一斤一块钱左右,一个村民每天能挣50元。该村党支部书记弋书敬说,我们村种的香椿比较耐旱,天旱的时候村民照样能赚到钱。

李允松和妻子以前以种植水稻为生,地少活忙,产量低、收入也低。在李允松看来,种植水稻,一年忙到头挣的也只不过是功夫钱。儿女双双外出打工,家中也只剩下老两口。“年纪大了水稻也种不了了,没有收入,也欠下了外债。”李允松说。

在炎热的夏季,香椿一下午就变质了。怎样解决这个问题,保证农民收入不减?弋书敬告诉记者:我们是先投资建厂,后大力发动村民种植香椿,解决了后顾之忧,村民也敢放心种了。据悉,弋湾村先后投资6000多万元建立香椿深加工工厂。弋书敬说:现在只有一条生产线在运转,可以满足目前登封所有香椿的深加工,等到带动周边更多乡村种香椿后,所有生产线就都可投入到深加工上来。

2013年4月,春秋乡文冲村从皖南地区引进了徽菊品种。作为首批徽菊试验田的农户,李允松和妻子通过村里土地流转的政策,将自己的土地和其他农户荒芜的土地整合在一起,经过贫瘠土地的改造、育苗的栽培、农作物的施肥管理,首批试种的10亩徽菊布满山岗河边并灿烂盛开。

“色白、蒂绿、花心小、均匀不散朵,漫山遍野的白色,吸引了很多人前来观看和拍照”,李允松回忆起徽菊盛开时的场景时,不禁笑逐颜开。

徽菊种植成功了,名气也渐渐大了。春秋乡文冲村的徽菊不仅给游人带来视觉享受和游览欢悦,成为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更为困难群众增加了可观的经济收益。

从种植徽菊到现在,李允松已进账几万元,他不仅还清了外债,还添置了很多新的家电。“以前身体不大好,自从种植了徽菊,闲暇时间可以锻炼一下,身子骨比之前硬朗了许多。”李允松表示,现如今,种植徽菊就如同“手边活”,人不累,可以打发时间,还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

和李允松一样,春秋乡文冲村现有40多户农家加入了种植徽菊的队伍中。“种植徽菊每人的年收入均可达到1万5千元左右。”文冲村党支部书记文伏生告诉记者,2014年,文冲村已成功整地发展徽菊60亩,2015年又扩大到150亩。按市场最低售价计算,亩产菊花1000斤,均价20元/斤,亩产值2万元,纯收益12000元以上,是种普通作物的15倍。

“徽菊开花期,还可吸引游客观赏,从而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尽可能地发挥土地的最大效率,又可增加村集体收入和农民增收,减少家庭贫困户。今年,这一产业吸收了当地群众就业48人,其中帮扶了贫困户18人。”文伏生非常看好徽菊种植,“今后要争取更多的土地,带动更多的群众脱贫。”

目前,以菊花专业合作社为龙头的“企业+农户”生产、加工、销售及收益分配一体化规模产业模式正在形成。“另外,我们还将发挥本村的‘农村淘宝店’这一便捷的互联网体系,拓宽本村的特色徽菊的销售途径。”文伏生说。

阙店乡转水湾村:香椿种植成为贫困村的主导产业

香椿粉、香椿饮料、香椿酱……若不是亲自试吃,竟不知有如此柔嫩独特的口感。62岁的程寿康得知自己种的香椿制作成了新品,并准备向超市里推广时,乐得合不拢嘴。

自小在阙店乡转水湾村长大,和村里其他的人一样,程寿康早早就学会了传统的板栗种植。“每逢秋季板栗成熟的季节,总有一大群人带着竹竿打板栗。不过每次都会有人因为采摘板栗而受伤、摔倒、遭遇马蜂,戳坏眼睛…..大家对板栗是又爱又恨。”程寿康回忆道。

如今,随着板栗树木的老化、人工费的增高以及产量的下降,越来越多的农户无法在传统的种植业上获得丰厚的利润。两年前,精神失常的大儿子走失,妻子又经历了一次大手术,程寿康一家更是雪上加霜。

“最早开始种植香椿时也很犹豫。但穷则思变,必须得想点法子。”程寿康在村里免费获得了红油香椿的种子,并在自己地里种植起了香椿。连续两年的细心照顾,清明时节,一茬鲜嫩嫩的香椿给程康寿带来了5000多元的收入,
“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以往小贩来村里收购香椿总是压低价格。”

原来,乡转水湾村专门成立了香椿种产售一条龙服务的合作社。2015年,合作社提前与合肥、六安等地批发市场、超市对接,并组织收购和销售,一举破解了过去小商贩来村收购随意压价问题。

村里香椿新品种的销售很是成功,让大伙看到了希望。转水湾村党支部书记王许介绍说,作为安徽美好乡村示范点,香椿种植已成为该村的重点产业,今年香椿销售实现了村集体经济“零”的突破,大部分农户增收1000元以上,群众种植积极性逐渐高涨,为带动扶贫做出了贡献。预计今年年底全村种植香椿的面积超过1500亩。

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除了给妻子买药之外,程寿康还能有点结余。“明年还想多种几亩香椿,等我攒够了钱,我还是要把儿子找回来”,一家人又有了希望。

看到程寿康已从贫困线抽离出来,周围的亲戚朋友们也纷纷加入了种植香椿的行列。现在的程寿康俨然成为了大家种植香椿的“导师”。

其实,每一种农作物的种植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产量低、出产的香椿不合格是最早摆在程寿康面前的问题。好在村里聘请了安徽农业大学的专家前来开展技术指导,“种植香椿要特别讲究细节,育苗时候把握种植的密度是关键。”程寿康说,“如果种苗安排地太紧,将会使其不透风,减少香椿的光合作用,产量就会下降。”

“只要老百姓尝到了甜头,就会转变思路、改变方向。种植香椿可以挖掘劳动者的自我能力,增强‘造血’功能。今后,我们还会在日光温室香椿高产栽培模式、深加工产品研发及营销等方面增加集体收入,帮助更多的群众脱贫增收。”王许说。

桃溪镇曙光村:“菜篮子、果园子”装满农民“钱袋子”

走进舒城县桃溪现代农业示范区,数千亩蔬菜大棚尽收眼底。油麦菜、生菜青翠欲滴,红得发亮的草莓还带着水珠。钟玉洲的家门口摆放着各种蔬果,赤橙黄绿,格外悦目。

管理20多个蔬果大棚,60多亩地,年收入10万元,还雇了10名员工……在乡亲们的眼中,39岁的钟玉洲俨然已是一名小老板了。可谁也没有想到,4年前的他还挣扎在贫困线的边缘。

家中有一个弟弟,年迈的父母早已失去了劳动力。“以前就在家里种点蔬果,可效益不好,靠吃低保过活。”钟玉洲十分腼腆,对他而言,与昔日的穷困生活脱离,全靠新的品种和新的种植销售模式。

2010年,钟玉洲就被舒城县桃溪现代农业示范区聘用。“刚开始看到试验田里的种苗和新品种很是好奇,原来我们这里可以种植更好的蔬果。”钟玉洲回忆说,基地每年都和农科所进行合作,将新的技术带给我们。通过现场观摩会,钟玉洲在干中学,学中干,一口气拿下了500多株芹菜种苗。

“新的品种高产、成本低,种植期间还有免费的培训和技术指导,解决了植物发病的疑难问题。”种苗栽培、排水、施肥、除草、防病,每个环节有条不紊,几年间,钟玉洲放手扩大了种植面积,增加了蔬果品种,“一开始也担心销量的问题,基地也帮我们解决了,可以说,这里就是高效规模化订单生产,没什么风险”。

采用“科研所+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统一品牌、统一技术标准、实行统一销售、解决产后销售难,舒城县桃溪现代农业示范区的一系列举措,让贫困户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帮扶。今年,桃溪示范基地带动就业160人,为100个贫困户发展现代农业提供了帮助,累计培训农民学员5000多人,为全县农业增效、贫困户增收起到了良好的辐射带动作用。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要使贫困群众走出贫困,实现持续发展,关键还是要加强人力资源的开发,提高劳动者的自我发展能力。说到自己的成功的经验,钟玉洲笑称:“勤劳吧,只有自己想办法动手劳动,多学习新的东西,才能甩掉贫困帽子。”

科研培训中心,智能化连冻温室、农产品展销中心、加工保鲜车间和单栋钢管大棚……现代农业科技今非昔比。“今年,基地将继续以蔬菜产业为抓手,不断开拓创新,生产舒丰牌芥蓝、菜心等19个绿色、无机、环保的蔬菜,为带动全县贫困户发展现代高效农业,为全县脱贫致富提供条件。”舒城县农科所副所长葛自兵表示。

( 来源:中安在线 作者:王佳 吕艺 李旭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