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巴氏奶是利用鲜牛奶作原料,采用巴氏杀菌法加工而成的牛奶,特点是采用72-85℃左右的高温杀菌。经过这种灭菌方法能最大限度的保持鲜牛奶的营养含量和良好口感。也称之为“鲜牛奶”。

编者按:2014年年底以来的生鲜乳价格低迷、奶牛养殖效益滑坡的状态仍在持续,局部地区有奶农正退出奶牛养殖行业。而对于一些养殖时间长、养殖规模大的养殖场、合作社而言,“退出”不易,只能坚持并寻求“突围”。在国际奶业竞争加剧的生态下,国内奶业也亟待转型升级,既要依赖行业自身依据市场形势主动调整,也需要依靠政府在更大层面上政策引导。

由于对牛乳的热处理强度较低,巴氏奶保质期较短,对奶源基地的标准化生产、生鲜乳的质量可追溯体系、冷链物流的各个环节都有较高的要求。推动巴氏奶的生产和消费,对我国奶业健康升级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本报记者 吴晋斌

一个奶业合作社的“活法”——

2008年,籍贯山西晋中市榆次区王香村的郝智会,生活里发生了几件大事:

苦撑着,去市场上找利润

这年,榆次奶牛养殖户为蒙牛乳业供奶,签订了合同,但蒙牛不给合同书文本,产品指标检验单方定论,几度压价,每月扣款都在两三千元,拖欠奶款半月到一个月。农户受气不过,曾经集体倒奶两次达10余吨,有的还宰杀了奶牛。

“苦熬着,不敢停,不能停。”奶价低迷的这一年多来,这成了山西晋中市榆次区王香村养殖大户郝智会和他的锦宏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常态。

村民请回了吃上国家饭当医生,后来又下海经商的郝智会,组建了“晋中市榆次锦宏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请郝智会当理事长,卯足劲联合起来提高养殖户的话语权。

为了能在等待市场行情好转中熬下去,锦宏合作社采取了措施改变自己,有突破,也有无奈。

8月,三鹿婴幼儿奶粉事件爆发,生鲜乳监管形势陡然严峻,周边奶农因奶质太差,上演“倒奶杀牛”的惨剧时,“锦宏”的高质量牛奶成为各大奶企争抢的对象。

自建奶吧,为原料奶销售觅出路

此后的几年里,郝智会和他的合作社都活在这几件事情的影响中。他们围绕如何重构奶业诚信、保障奶农利益、为消费者提供安全鲜奶进行了有益的探索:2013年以来,山西省主要城市里巴氏鲜奶吧到处开花,成为市民购奶主流渠道。转变:联合起来标准化生产

自己加工巴氏鲜奶,在社区建立奶吧,奶产品直接对接社区,这是郝智会从澳大利亚学来的商业模式。奶吧的出现启蒙了市民新的牛奶消费,也为社区支持农业提供了一个好载体。锦宏合作社每天产原奶4000公斤左右。市场好的时候,奶吧一天可以销售1000公斤,每斤奶6元左右,利润高。

锦宏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成立之初,入社社员17户,养殖规模100余头,几年中发展规模一度上升,受市场低迷影响目前存栏600多头。

奶吧的模式好,然而门槛低,很容易被复制。目前,榆次区10多个合作社都发展了奶吧,在质量优劣没有标准衡量的情况下,价格战成为常态。眼下,在“锦宏”的奶吧里,鲜奶价格在3.5元/斤左右,每天仅能销售300公斤。剩下的奶只能以3.4元/公斤卖给奶企。

2008年以来,郝智会借着出国交流的机会,专门去美国、澳大利亚、英国的奶牛牧场实地考察。回来实施洋为中用,合作社实行了统一生产经营模式:社员的奶牛进入小区,由合作社统一编号、建立档案,按照泌乳牛、待产牛、育成牛、犊牛和病牛分区饲养。合作社实行饲料、防疫、挤奶、销售、结算和保险等六统一。

市场不好,销售成本就“厚”了。租房、人工成本等使合作社的奶吧难以为继。郝智会说,为了证明自己鲜奶的品质,奶吧送检一次样品需要花掉3200元的检测费,这也增加了奶吧的运营成本。

郝智会结合当地实际向国际接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买奶牛,盖厂房,建基地,都不是难事,最难的是改变人的意识。

“价格战”之外,在巴氏鲜奶区域市场的争夺中,散户生奶进社区也使奶吧受到打击。合作社的牛奶根本抵挡不住大市场上“巨无霸”乳企和区域市场上的“游击队”夹击。“山阴县的几十家养殖户倒下去了,榆次区的奶牛养殖户半死不活的多,大家在等着市场好转卖奶牛。”郝智会说。

以前,一家一户的散养,老百姓对眼前利益看的重。给牛洗澡,挤奶时放音乐,修挤奶专用跑道,牛场周围种葱来消毒,夏天要给牛吃新鲜蔬菜,冬天还要给牛补充营养……这些“与国际接轨”的做法,在老百姓眼里,费时费力更费钱,简直就是“吃饱撑的”。

循环生产“节流”,养乳肉兼用奶牛“开源”

郝智会说,那得一遍又一遍地讲,一次又一次地解释。到最后没办法,只能硬性规定:“谁不按着规程来,就退出合作社。”

从去年冬天开始,“锦宏”流转了400亩土地,两季轮岔种植黑小麦和青贮玉米。“牛粪还田,增加土地有机质,两季饲草饲料的收益可以提高土地收益和降低饲料成本。黑小麦和青贮玉米的蛋白质含量和进口苜蓿的差别不大,但是成本能从3200元降到1000元左右。”郝智会说。

这种强制化管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也不是统一意见了就永远没有反复。直到8月份,周边奶农因奶质太差,上演“倒奶杀牛”后,对老郝做法的争议才少了起来。

合作社的另一个办法是对600头牛分群管理,将奶牛分为挤奶牛、干奶期牛、产前产后牛、育成牛等;挤奶牛按产量又分为高中低三档。在统一配种、统一防疫基础上,各个饲养员专职喂养不同的奶牛,从精准喂养中要产量和质量。

养殖小区标准化建设完成后,2010年4月,由锦宏、威锴、儒牛、富有四个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发起组建联合社,吸收晋中市祁县的开明、金风合作社,太原市清徐县的长兴、阳曲县田园、荣华源合作社5家合作社加入联合社。

奶价低迷规模场户何处觅出路。在一些专家的支持下,锦宏合作社对奶牛品种进行了改良,发展乳肉兼用奶牛成为他们应对奶业之殇的第三张牌。乳肉兼用奶牛耐受性强、得病少,尽管产量低些,但是奶质好,小公牛育肥快,比较效益就增加了。据经验,一头公牛犊育肥两年收益可达到4000元左右。目前合作社共有150头乳肉兼用牛,到年底可以达到300头左右。郝智会认为,这是合作社可见的不错的未来。

联合社作为高一级核算单位,对各合作社的财务实行统一管理。联合社享有统一的资源调配权、生产管理权、生产资料和产品统购统销权、质量检验监督权等,建立和购置了牛舍、繁育室、贮青池、酒糟池、奶台、贮奶罐、鲜奶运输罐、运输车。

继续走“社区农业”的路子,探索更好的商业模式

各合作社严格执行联合社制定的园区标准、生产制度、饲料标准、饲养细则、防疫规定、卫生标准、产品质量标准进行生产。

今年7月份,郝智会邀请了三四十位市民到合作社参观、座谈,主题是“我们怎样做,你们才肯买我们的产品”。前几年,“锦宏”与几家合作社成立了联合社,在奶牛养殖合作上有了一套成熟的办法,但如何互通有无、在销售方面联手一直没有抓手。这次座谈让郝智会有了办法——“别的合作社的小杂粮、土鸡蛋和我们的牛奶一起配送到社区,降低配送成本,组团开拓社区市场”。

联合社的成立,不仅大大地提高了联合社与乳业企业的市场谈判地位,迫使原来强势的乳业企业放下身段与联合社平等协商,也促进了奶产品由买方市场向卖方市场的转变。同时,也促成了奶业养殖进入合理投入合理回报的良性循环轨道。筑基:每一滴奶都有出生档案

直接面对社区,一直是锦宏合作社的目标。巴氏奶和社区奶吧的尝试尽管遭遇了市场大环境的冲击,但是郝智会认为,方向没错,只是商业模式有待优化。

为每一罐合格的奶打造健康身份证成为合作社这么多年“没有出过事”的看家本领。5月6日,在锦宏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小区参观时,从泌乳牛区、待产牛区、育成牛区到犊牛区和病牛区,郝智会牛倌一样一路绘声绘色介绍着自己的养牛经,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个医生。

郝智会认为,第一步将合作社的生奶直销至社区,以同样价格但质量更好的生奶先占领社区市场。第二,将奶吧变成牛奶、土鸡蛋等安全食品的体验店和配送点,合作社联手进军社区市场,降低奶吧运营成本。

郝智会讲得最多的是合作社奶源的可追溯制,面对记者的“质疑”,郝智会让档案员搬来厚厚一摞挤奶档案记录放在了办公室电脑前,记者注意到,电脑屏幕上是养殖小区监控的终端,通过电脑可以监控到每一头奶牛,每一头奶牛的耳朵上都有耳标。

“但是,这也很难。有钱赚、有红利分的时候,奶农争先入社,等到赔钱时,一些奶农又退出合作社。咱是合作社带头人,不能一拍两散,再难也得硬着头皮走下去,不去市场上找利润,干等着不会有馅饼。”郝智会措辞中充满了无奈。

每一头奶牛都有完整的档案:如奶牛A073号,品种为黑白花荷斯坦,父号、母号、产犊日期、最高奶量、生病用药记录、甚至于体尺体重胸围腿围近照等等。

记者手记

每一次挤奶都有记录:几月几日几号牛早上挤奶多少、晚上挤奶多少,一一归档。

奶农的合理利润谁来保证?

合作社办公室设立的电脑控制中心,可以清楚地掌握每头奶牛的生活方式和产奶量。精细化什么程度?每头奶牛当天产的奶通过密闭的管道进入奶缸,奶的相关信息输到电脑后,相当于给奶贴上了标签。

“政府补贴300元抵不住乳企跌价三毛钱。”采访结束很多天,锦宏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郝智会的这句话挥之不去。

这几年奶业市场的持续低迷,合作社尽管没有财力投资物联传感技术实现质量可追溯,但是一直这么坚持这一土办法,进行质量可追溯体系建设更显得难能可贵。这一可追溯的坚守为后来合作社向城市直销鲜奶奠定了基础。

从2013年的缺奶到2014年的倒奶,记者一直将锦宏合作社作为一个固定观察点,来感知奶业冷暖。

郝智会说,食品行业是个良心活儿,合作社一直坚守底线,实行奶源生产档案化管理,不让病牛产的抗体奶和其他奶农的可疑奶打着合作社的旗号流入到消费市场。

锦宏合作社奶农和全国其他牛奶主产省的奶农一样,面临的最大的不公平是市场话语权的缺失。缺失到什么程度?奶合不合格奶企说了算,价格多少奶企说了算。

创新:把“奶吧”开到消费者家门口

“合同上全是霸王条款,不签就得倒奶,就没有一个政府或者奶业协会的第三方机构来制定一个标准,建立一个平台,形成一种机制制衡‘巨无霸’企业的行为。”

2008年奥运会之后,医生郝智会出国到澳大利亚进行医学交流,一大早起来出外面散步,看到附近有个奶吧,很好奇,进去喝了杯奶,更好奇了,要求见见奶吧老板。

在“洋牛奶”冲击国内市场的大背景下,一些乳企用“剪刀差”剥夺奶农利益、保护自己利益的做法,无异于涸泽而渔。然而,奶农与乳企理应是鱼水关系,于市场竞争、于奶业发展,理应给奶农合理的利润空间。

后来的交谈中,奶吧老板告诉他,在72~85℃左右的高温杀菌加工的巴氏奶,可以保证杀灭牛奶中有害菌群的同时完好保存牛奶的营养物质和纯正口感。

这意味着,必须要尽快建立起奶企和奶农的利益平衡机制,建立价格协调机制,由乳品企业、奶农代表及相关第三方通过价格协调的方式确定生鲜乳收购最低价格、最高价格以及奶农结算价格;建立公平的质量评价机制,由第三方来制定牛奶质量标准,约束乳品企业、奶农执行。

这次意外收获在郝智会发展奶业的历程中有着重要意义。


2011年10月2日,山西首家鲜奶吧——锦宏牧场鲜奶吧在晋中市蕴华西街开门迎客。每一滴奶都可追溯的机制和鲜奶文化的普及让奶吧生意异常火爆。

王德忠的“市场经”——

2014年,锦宏牧场鲜奶吧扩大到四个,可以实现日消化自产鲜奶1吨。“太原人开车来买奶的都有。”
郝智会说,受产量小和消费区间大限制,国产的高温灭菌奶适应了短缺时代下运输区间大储存期要求长等特性导致的市场供应。但是,修改生产日期等不诚信行为时有发生、消费者温饱之后要求高质量奶品给奶场的生产销售都带来了市场空间。

不升级没饭吃早转型早受益

奶业寡头垄断时代,“牧场+奶吧”的营销方式成为郝智会他们以弱胜强、以优胜大的生存之道。

自2015年春节至今,在山东奶牛养殖大县高青县,生鲜乳价格从年初的3.3元/公斤一路下跌到目前的3元/公斤,且没有见底的迹象。在众多养殖户艰难度日时,该县德忠牧业合作社理事长王德忠却认为,他们合作社已经“从最困难的时候过来了”,因为做到了早转型,早受益。

郝智会说,如果借鉴发达国家经验,降低鲜奶加工的行业准入门槛,鼓励和培育面向本地市场、消费地理半径短的中小型加工企业的发展,建立立足本地三线城市以下、为当地社区居民、学生消费的巴氏杀菌奶加工厂。可以实现养殖户利益更大化,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新鲜安全的好奶。

“德忠”有3处奶牛小区,奶牛存栏最多时达到2000余头,是该县有名的“牛老大”。然而,牧场在2013年因资金链出现问题被迫关闭,一些养殖户酝酿退出。“我遭受市场打击最早,转型也最早,再不‘转’只有死路一条。”王德忠说,奶牛业稳赚不赔的时代过去了,现在国内奶源不缺,同时受到“洋奶”冲击,“早转型早受益,不升级没饭吃。”

新鲜事物“奶吧”也给郝智会带来过很多“商业机会”,河南、河北、内蒙古、太原等地的考察者纷至沓来,要求加盟。“牛奶运输超过200公里,就不叫鲜奶,巴氏奶方法很简单,你们自己去搞吧。”郝智会的坚守一如当初。

王德忠将牧场的转型归结为“抓准4大核心”——档案、配种、TMR搅拌机、挤奶厅,其前提是合作社社员必须讲“合作”。“德忠”把养殖户的奶牛编号后“混”起来,按产奶牛、育成牛、停奶牛、犊牛等进行分群。“分群之后档案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必须随时做调整,档案必须搞清楚。”王德忠说,分群后的牛在饲喂、管理上更有针对性。

2013年6月,“太原市政府放心鲜奶直供工程”启动,九牛私家牧场都司街社区店、富丽城社区店开始营业。2013年九牛私家牧场在省城太原社区设了鲜奶直供点100个,三年内将增设到1000个,为市区居民直供新鲜、营养、放心的九牛鲜奶和无添加的鲜奶烘焙面包。

王德忠将转型秘诀编成了顺口溜——“养好牛在于喂,想挣钱在于配,人敢跪牛能睡。”

太原市山西九牛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目前奶牛存栏3200头,日常原奶40吨,采用先进的巴氏灭菌技术,加工生产优质的鲜奶乳制品,产品实行区域化供应。

想喂好牛就得有TMR机。牧场的饲料员孟召俊介绍,青贮的全株玉米、羊草、棉籽、苜蓿等饲料成分只有使用TMR机才能拌均。拌匀称好后,用料车运送到各个牧场,“伊利公司和饲料厂给开了配方,不同的牛用不同的配方。”

营销模式在省城太原开花结果,也提振了郝智会的信心。他隐隐担忧的是,受此影响,其他奶吧也会现身榆次、太原等地,奶吧目前区域政策环境不好,比如房租高物业卫生杂费多带来的高门槛,会让本来薄利的好奶场退出;市场监管不严,给不良分子可乘之机,让鲜奶吧以次充好,毁了一个奶业营销模式。

“想挣钱在于配”是指配种。要掌握好奶牛的发情时间,并记进奶牛的档案。搞好配种,不光能增加牛犊,还能提高牛奶产量。

郝智会说,建立一个不让老实企业吃亏的良好市场机制是保障奶业健康安全发展的一个不错的选择。

“人敢跪牛能睡”讲的是牛的饲养环境。牧场为奶牛制作了由细沙、绵沙组成的“睡床”,“人之所以敢跪,说明它既干净又干燥,牛卧在上面很舒服,不会得乳房炎。”

挤奶厅挤奶过程通过监控视频置于乳业公司的监督之下。“前药浴、手挤6把奶、擦干乳房、套杯、摘杯、后药浴这六个环节一个都不能省,缺一个,一斤奶就要被扣掉一毛钱。”

王德忠说,以前这些工作都想过要做,可是养殖户不听招呼,合作社也没辙。自2014年起,他们下定决心搞转型,3个养殖户因为拒不执行奶牛分群被清理出第三养殖牧场。

牧场转型带来了什么效果?在德忠牧业里养了14年牛的黑里寨镇箕张村人黎景明说:“以前一头牛一天产奶不到40斤,按现在3元/公斤的价格算,能卖60元;牛一天要吃草大约60斤,一斤草料7、8角钱,这样算下来基本不赚钱。现在牛的产奶量提高到了50多斤,到明年能达到60斤,一天能赚近40来块钱,即便分摊给停产奶和犊牛,还是有钱可赚。”


新一轮全球奶制品低价,我们如何应对?

2015年3月以来,全球乳制品竞拍价格持续走低,7月份全球奶粉竞拍价格更是出现了跳水性下跌。与期货市场的价格走势相似,今年4月份以来国际市场奶粉的现货价格也出现了持续性下跌。国际市场奶制品价格暴跌使全球原料奶收购价格下滑,奶业主产国的奶农养殖效益受损严重。据国际牧场联盟统计,2015年6月,全球原料奶收购价格每公斤0.287美元,折合人民币每公斤1.75元,环比下降5.6%,同比降35.7%,是2006年12月以来的最低价格。

在开放的市场条件下,中国奶业与全球同冷热。尽管当前农业部监测数据显示,7月份原料奶收购价格仍保持在每公斤3.41元,但考虑“限量”、“定量”等乳企收购措施,原料奶实际收购价格应该远低于此价格,陕西、甘肃、宁夏等部分地区的原料奶收购价已经跌破成本价,奶牛养殖户的养殖效益不容乐观。随着养殖效益的不断下降,目前一些地方“倒奶卖牛”现象仍在持续。

供给增加、需求放缓直接导致国际奶价下行

全球原料奶供给增加直接推动国际市场奶粉价格的持续下跌。为应对中国不断增加的市场需求,近年来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扩大奶业生产,加上2014/2015年产季气候条件较好,世界奶业主产国的原料奶产量均好于预期。据统计,2015年1~5月,新西兰原料奶产量828.3万吨,同比增0.8%;澳大利亚原料奶产量359.4万吨,同比增2.99%;英国原料奶产量为621.81万吨,同比增1.20%;美国原料奶产量3992.84万吨,同比增1.65%。

中国市场需求放缓和俄罗斯进口禁令延长导致全球奶价难以提振。中国奶粉进口量占全球奶粉贸易量的比重超过1/5,其需求变动直接影响国际市场奶粉价格。近两年奶粉过度进口直接导致国内乳企库存增加,而国内乳品消费疲软,去库存速度缓慢。2015年上半年,国内原料奶产量增长约6%,国内乳企收购过剩原料奶用于喷粉,进口奶粉数量大幅下降。据海关统计,2015年1~6月,中国奶粉进口量34.40万吨,同比减少49.52%。另外,作为奶制品进口大国的俄罗斯,2014年8月开始停止从制裁国进口奶制品,2015年此禁令可能延长,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国际市场的乳品需求。

全球经济不景气背景下纽元和澳元汇率下降加剧了全球奶价的下滑。近几个月,受国际市场铁矿石价格暴跌等因素影响,澳洲经济继续处于疲软状态,澳元和纽元汇率持续走低。由于国际市场奶制品竞拍价格以美元结算,澳元和纽元对美元汇率的持续走低加剧了全球奶制品价格的下滑幅度。

应建立原料奶价格保险机制应对国际市场冲击

IFCN预计,未来5年国际奶价将进入下行通道,即我国奶业将长期面临国际廉价乳制品的竞争。对此,应采取措施缓解国际市场奶价下跌对国内乳制品市场的冲击:

短期看,建议通过刺激国内乳制品消费需求、加强还原奶标识管理、建立乳企与奶农价格风险联动机制、启动国家奶粉收储计划等措施稳定国内奶业供需。一是积极宣传巴氏奶、酸奶的营养价值,鼓励低温奶消费,为国内生鲜乳需求争取空间。二是通过营养干预措施,促进城乡特殊人群和低收入群体的居民食物消费,降低加工和流通成本,拓展乳猪粉等畜禽饲料消费。三是严格执行还原奶标识制度,实现进口奶制品渠道和用途可追溯,从源头减少企业对进口奶粉的过度需求。四是实施国家奶粉储备计划,考虑“以补代储”方式给予企业补贴支持,缓解企业库存压力及相应的流动资金短缺。

长期看,要考虑以此轮乳制品市场波动为突破口,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建立原料奶价格保险机制,“以需定产”稳定国内外市场预期,做好构建中国奶业安全网的政策储备。一是以提高单产水平为突破口,降低生产成本,提升产业效率。二是建立原料奶价格保险机制,政府补贴保费,保险公司对原料奶价格保险托底,帮助养殖场规避市场风险。三是探索乳品企业与奶农风险共担机制,由政府、乳品企业、奶农三方共同筹资成立奶价风险基金,当奶价波动幅度过大时,启用风险基金用于补贴乳品企业和奶农。四是做好国内市场的供需研究工作,准确判断国内奶制品的供需缺口,稳定国内外市场预期。

(中国农科院信息所董晓霞胡冰川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张玉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