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计在于春,对于养猪业而言,2014年的春天显得格外艰难,外有行情低迷,销售并不紧俏;内有成本高企,许多养猪场产能低下。面对如此“内忧外患”,猪业又迎来一轮深度调整。

随着近些年内陆招商引资工作力度加大,内陆县域逐渐形成了一定的产业集群,名冠中原的河南省内乡县的“牧原养猪产业集群”,可以说是内陆县域产业集群的佼佼者。
位于内陆地区的河南省内乡县,经过近20年的培育,不但形成了1个县工业园区、16个乡镇工业园区,而且产生了1个名副其实的产业集群??河南省牧原猪产业集群,从而名冠中原。
内乡县位于河南省西南部,是一个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山区农业县,总面积2?465平方千米,耕地47.33千公顷,人口63.99万,林果矿产资源丰富,但工业基础薄弱,原有的机械、建材、五金、化工、酿酒、食品加工、造纸印刷、矿产开采、玉雕等十大门类近70家国有或集体企业,在改革开放后的市场经济大潮中,纷纷倒闭。现有企业大都是近些年招商引资新建的。
根据县情特点,内乡县坚持把工业发展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2008年,全县共实施1000万元以上项目26个,项目总投资33.8亿元,年度完成投资13.1亿元。新上项目进展顺利
。一批如畜牧业、造纸业、建材业、食品加工业的产业集群迅速形成。特别是以河南省牧原养殖公司为龙头的猪产业集群,成为该县名副其实的产业集群。
河南省内乡县牧原养殖有限公司是国内一家大型专业养猪企业,始建于1992年,历经17年的发展,目前拥有5个饲料加工厂,20个专业养猪场,1个屠宰场,年产高档饲料50万吨,年产瘦肉型商品猪100万头,年可向社会提供高健康无应激纯种猪8万头,二元母猪5万头,年屠宰生猪100万头。
公司技术先进,管理严密,所采用的早期隔离断奶、分胎次饲养、多点式饲养、一对一转栏、全自动猪舍设计、沼气发电等技术均居国内先进水平。
公司投资4000余万元,在世界生物保护圈??宝天曼南麓建成了国内最大的原种猪场,2005年9月15日,从加拿大引进原种猪470头,现已扩展到基础母猪2800头,并保持蓝耳病、猪瘟、伪狂犬等多种疾病为阴性。原种猪的后代经测定,具有生长速度快、饲料转化率高、背膘薄、产仔多等特点。
目前公司是国家级原种猪场、国家生猪活体储备基地、国家级星火计划项目承担单位、国家级青年文明号单位、中国畜牧业协会猪业分会常务理事单位、中国农机协会机械化养猪协会副理事长单位、国家生猪内乡试验站、中国养猪行业旗舰企业、中国养猪行业百强企业、河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河南省无公害畜产品产地、河南省养猪协会副会长单位、河南农民满意的种猪品牌。法人代表秦英林先后被授予“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农民”、“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荣誉称号,先后两次荣登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
2009年2月12日,做为全国养殖界的唯一代表,在中南海向温总理建建言献策。
近两年来,在内乡县委县政府的重点扶持和引导下,在内乡县已经真正形成了以牧原公司为龙头的猪产业集群,从种猪培育、品种推广、仔猪供应到商品猪收购与销售、成品猪屠宰加工和销售,从人工授精到仔猪繁育,从定期防疫到适时监控,从原粮收购、药物配方到饲料加工,从猪舍设计、安装、调试到定期检修维护,从猪场堪察选址到环境保护,从猪饮用水源监测到猪粪尿的处理,从卫生防疫到商品猪出口,从猪舍设计施工到肉制品包装出口,从保安人员的录用到科技人员、营销人员的聘用,从各养猪场的自主经营到养猪协会和养猪合作社的全方位服务,从市场攻关营销到与政府的联络洽谈,……每个环节,每个链条,都形成了互动有无,都实现了企业化运作,也都实现了市场化运营,成就了与猪有关的企业307家,涉及9个乡镇,创造就业岗位5万多个,2008年实现产值4?6183亿元,人均产值0?8万元。
为了弥补产业链的缺陷,增强猪产业企业的关联度,2009年新增种猪冷配场3个、种猪超市5个、育肥场10个、饲料场3个、养猪设备企业3个,新增养猪协会会员173个,新增猪粪有机肥企业3个,新增高档精品包装材料企业3个。内乡猪产业集群除养猪协会的统一服务之外,还建立健全了牧原网络,组建了网站,并实现了全球养猪技术和产成品销售的网络链接。而且围绕养猪所需的房地产、保安、人力资源等产业正在培育发展之中。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河南牧原公司与山东龙大肉食公司,强强联合,实现了养殖与加工的直接衔接,总投资2?6亿元,年可屠宰生猪100万头的龙大牧原高档肉食品加工项目已完成投资1亿元,2010年将成为全国第三大肉制品加工企业。龙大牧原高档自动化猪肉制品企业投产后,年销售收入可达20亿元,实现利税9000万元,并带动和壮大内乡及周边种植业、饲料加工业、养猪业等相关产业的发展。目前,内乡已经形成了以河南省牧原公司为龙头的生猪养殖、饲料加工、高档肉食品制造、养猪设备生产、猪粪沼气发电、猪粪有机肥加工、养殖人才培训、养猪技术推广为一体的完整的猪产业链。
不过,内乡县,以牧原公司为龙头的猪产业集群的形成,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在企业发展与环境保护发生尖锐冲突之时,困难重重。前几年,秦英林牧原养猪企业急速扩张,猪粪便每天上万吨,污水横流,污染严重,周围群众怨声载道,纠纷、上访、闹事不断,政府头痛,秦英林也非常苦恼。但是,在处理养猪企业与周边群众纠纷的过程中,当地政府和秦英林都清醒地认识到要实现养猪企业扩张,实现养猪产业集群,环保特别是水污染是养猪产业的“瓶颈”,必须解决好猪粪便污染问题,必须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政府引导秦英林为猪场所在地农民打深水井,修暗水渠,建沼气池,先行解决水污染问题。接着结合招商引资,政府帮助秦英林养猪企业创办猪粪便有机肥厂。后来,秦英林主张创办沼气发电企业,得到政府全力支持和帮助。2008年,秦英林牧原公司沼气发电项目正式投产,并且获得联合国环境与计划署160万美元的项目奖励。

3月29,2014河南省养猪行业协会“春之会”在河南省唐河县“低调”召开,河南省畜牧局副局长、河南省养猪行业协会会长杨文明、天兆集团董事长余平、牧原食品股份董事长秦英林、河南太平种猪繁育有限公司董事长贺宝禄、河南省新大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长青以及河南省农科院专家等100余人参会。作为唯一的媒体,《猪业观察》杂志社对会议进行了独家全程报道。会议为期2天,过程中参观了河南天兆标准化养猪场并围绕天兆河南公司的规划建设进行了研讨,余平董事长和秦英林董事长分别发表《现代规模养猪场规划建设天兆模式》和《现代规模养猪规划建设牧原模式》的主题演讲,随后以秦英林、李长青、贺保禄等六位嘉宾组成的关于《规模猪场规划建设的思考》的论坛将会议推向高潮。互动环节,与会者提出了很多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并得到一一解答。

最后,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亲自带队参观牧原新建存栏8500头母猪的猪场,会议过程紧凑有序,就连坐大巴都安排话题讨论,一番番“头脑风暴”之后,与会者一些疑问渐渐明朗了。

屠宰场是否能在“危难之际”能起到“蓄水池”的作用

行程中各位养猪大佬和专家们利用行车的空隙进行了关于养猪人办屠宰场是否值得一试的探讨,在如今猪市行情屡创新低,遭遇“猪怪圈周期”的危难时期,屠宰场是否能起到“蓄水池”的作用?答案不得而知

作为河南省养猪行业的带头大哥,成功上市的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说,多年来牧原在屠宰场这一块一直小心翼翼试水,养猪人不是不想做屠宰,也并非没资金、没想法,关键是没有经验、没有市场、没有渠道。他算了一笔账,双汇是专业做屠宰的,和双汇相比,新建起来屠宰场在贷款利息高、厂房折旧率高、屠宰负荷不足的影响下,其他什么优势都不比,每屠宰一头猪就已经差了88块。并且双汇每年可拿到国家许多科研经费和补贴,这就是差距。当然,并非没有解决之道,他认为这件事的可行性在于,如果借牧原上市平台在社会上融资,可减少一部分利息。折旧也可以通过满负荷屠宰压低,这样一头猪也可以有50多块的利润。对于秦总的这一提议,天兆总经理牛佳表示赞成,如果有机会会积极参与,他认为有能力就自己创造体系,没有能力就加入别人的体系,这是养猪人做屠宰比较理想的出路。

养猪人联合起来做屠宰构想很合理,但实施起来还需要很长时间,市场、分销渠道、专业人才都是迈入屠宰行业不可逾越的门槛,《猪业观察》杂志社社长冷安钟和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梁永红主任认为不应该盲目做屠宰。冷安钟社长认为屠宰对于养猪企业来说还是个新领域,他提到雏鹰集团和唐人神集团都曾涉足屠宰加工,但是困难重重;梁永红主任则反复提到了要谨慎,要慎重。做屠宰,国外许多企业也一直都盯着,投资是血淋淋的,不是养猪那么简单,与市场对接还需要很多成熟的条件,从屠宰进入消费终端还有一定距离,同时他建议大家可以学习一些南方企业做小包装食品,直接对接市场,这是一个比较稳妥的出路。

屠宰的“高”利润,让养猪人不甘心,尤其是在猪市低迷的时候,寻找发展出路是养猪人共同的心声!当然,养猪人并不是只能自己做屠宰,秦英林说,我们也可与屠宰企业合作,养猪企业需要不断去“低头和投降”才能在屠宰中分一杯羹。

对于规模猪场规划建设他们进行了怎样的思考

会议期间,嘉宾们针对“规模猪场规划建设的思考”展开讨论,首先,新大牧业董事长李长青对当前猪业形势进行了总结,他讲到,虽然猪市行情低迷,但屠宰的利润缺较去年增加了足足6%,这是相当可观的。他很形象了做了一个比喻,说两个人在山中碰到了老虎,大家都拼命往前跑,认为即使跑不过老虎也要跑过另一个人就算赢了。这个比喻形象地描述了此时在猪市老虎的追捕下同行之间的微妙关系,是应该共同联合对抗老虎还是互相竞争压倒对方是不言而喻的。对于这个问题,秦英林认为,对于这样的行业形势,是否真的有很多企业选择及时悬崖勒马退出竞争,他认为不会。在养猪行业,除非是灾难性退出,比如疫病、天灾等,要不然很少有人退出。而且他预估2014年的利润缺口最少需要2年来填补。

讨论期间嘉宾都提到了“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太平种猪董事长贺保禄更是风趣问道:“冬天已经来临,那个不远的春天一定是你的吗?”

关于“规模猪场建设的现代性”,李长青认为,这个标准不一样,最关键的在于要有专业的生产流程,提高效率,在管理上要以人为本,同时不能疏忽环保。

在谈到“规模猪场的核心是什么?”各位养猪大佬看法不一,,李长青认为核心是变化的,必须对照当今养猪业的形势,解决当前遇到的问题就是其核心;而秦英林则认为核心是怎样获取最高利润,降低成本。

讨论会的最后一个问题也是与会人员最关心的问题:未来两三年规模化养猪场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谊发牧业总经理原泉水提出,资金是最大困难,同时政府在农业政策方面的缺陷比较明显。原总提出的问题很具有代表性,一些中小型养猪企业感同身受,缺乏资金支持,难以扩大规模,技术研发落后,更难以建设现代化养猪体系,这是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余氏布局”之余平眼中的猪场生物安全体系

作为天兆集团的董事长,余平是一个外行人进入了养猪行业,他一路跌跌撞撞地成为了养猪行业的领军人物,他认为猪场建设生物安全是重中之重,涉及到了硬件的配备和软件的管理,随之引申出来的是人员的管理、物资的管理以及后勤的管理等。其次是养猪行业需要省钱,并且必须有效率地省钱,当然省钱不能从地基、屋顶甚至窗户上面省,该花的钱必须花,应该从建设布局上省。天兆多年来也一直在猪舍布局方面进行探索,经过10年的研究,不断对猪舍进行整改,例如,夏天炎热,通过对产房等数据追踪,后来加装水帘。通过对国外水帘布局的研究,发现欧美猪舍水帘位置并不是最合理的,位置不足,最终,“余氏布局”把水帘放在过道中间,通过增大坡度,也可多排摆放。水帘放在室内使用年限也比较长。猪舍中间过道可充当物资、人员、猪、空气、管线通道的角色,相当于欧盟猪场的吊顶。自然通风起到“烟囱效应”,机械通风也是个热交换空间。

在谈到猪场建设的最终目标时,余平这样说,“满足猪的需求、满足人的需求、满足环境的需求、满足管理的需求”。

清洁生产之秦英林坚持的行业良心

企业上市,就可以得到雄厚的资本支持,刚刚上市成功的牧原食品股份董事长秦英林与参会者分享了他的上市感悟,他用越来越容易来描述上市,更是用“真实-准确-完整、不虚构-不误导-无遗漏”十五字概括了上市的必备条件。

上市容易与否局外人看不透,“过来人”
秦英林的十五字箴言朴实无华但内涵无限。

养猪行业目前正处于转轨提升期,规模化养猪程度越来越高,猪肉产业链各个环节充实,局部的资源优势已经不在,环保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作为上市企业,牧原有自己的应对之道,据秦英林介绍,牧原把养猪环保做成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新建猪场采用全漏缝地板免水冲工艺的环保方案,干清粪,尿量大大减少,一头猪平均产500~600升。干粪直接加工作有机肥,尿液经过收集,进发酵罐,消纳沼液用于还田。谈到还田,秦英林介绍了他这些年做过的诸多探索,从开始的污水处理到研究尿液挥发,再到后来的浇灌林地、农田;从还田试验到请农科院专家测定还效果;从村民不愿意接受还田到争抢接受还田,多年来,一路探索前行。

作为河南省养猪行业的环保示范,牧原做出了一个行业典范的规格。环保是永恒的话题,猪市行情低迷时期,更应该注重可持续发展,做到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并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