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20多年养羊、贩羊生意的张天利感触颇多,贩羊工具从二轮摩托车换成了三轮车,现如今变成了四个轮子的汽车,收入从过去的万元变成几十万元。
1月15日,记者慕名走进被誉为中国养羊第一村的怀仁县亲和乡南小寨村,亲身感受了这个村羊产业发展给农民带来的诸多实惠。
从县城驱车不到15分钟,便进入村口标有“中国羔羊肉基地”标志的南小寨村。道路两旁,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洁标准的羊舍次第排列,蓝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成群的羔羊悠闲踱步,咩咩的羊叫声此起彼伏。
现如今,南小寨已从最初养羊、贩羊、杀羊和卖羊肉简单粗放的经营模式走上了一条养殖、加工、销售的全产业链循环发展新模式,并实现了“园区化发展、专业化分工、工厂化生产和社会化服务”的现代养殖新格局。
南小寨村土地贫瘠,90%以上的土地属盐碱地,耕作条件差。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没有办法的南小寨人就开始走上了贩羊、杀羊和卖羊肉的道路,“养羊村”的名气在改革开放初期就闻名省内外。现在,南小寨全村647户2470口人,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与羊有关的产业,就连普通家庭妇女也不吃闲饭,单靠剪羊毛,一只羊按3元工钱计算,一天至少也能挣100元。不仅如此,2010年以来,怀仁县以“政府扶持搞服务、大户牵头建小区、做强百里产业带、千家万户发羊财”为肉羊发展思路,加快了南小寨村羔羊产业的发展。南小寨人靠掌握的养殖技术,建起了金沙滩羔羊养殖小区,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社,培养起了经纪人队伍,建立了营销网络。
在此基础上,为了不断延伸羊产业链条,在当地县乡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依托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怀仁羔羊肉”品牌,该村村民以股份的形式集资兴建占地186亩,集屠宰、分割加工为一体的现代化集中屠宰生产线——五洲定点屠宰车间,以此进一步提高羊肉的集约化生产能力。
与此同步,该村村民赵秀莲又自筹资金5000万元建成了怀仁县瑞誉羊绒加工有限公司,填补了怀仁县羊产业发展中不能加工羊绒的空白。2014年,这个村又引进了投资亿元的朔美牧业公司,建设朔同地区标准最高、发展潜力最大的现代化畜产品加工企业。公司全部运营后,日屠宰加工活羊2500-3000只,可为400多人提供就业岗位。2014年10月还建成了总投资2800万元的嘉鑫畜产品专业合作社的羊肠衣生产线,并实现了将羊肠衣“吃干榨尽”,在年可实现税收300万元的基础上,还能吸纳当地农民100多人就业。另外,南小寨村还建起了消化羊粪的有机肥厂。标志着南小寨村真正走上了玉米全消化、羊肉全加工、羊粪全处理的生态循环发展新轨道。去年,南小寨村羔羊出栏量和屠宰量突破100万只,实现羊皮交易100万张,加工交易肠衣100万条、羊绒2万多吨、羊绒被2万条,羊粪转化有机肥能力达到100多万吨,村民人均纯收入超过7万元。真正实现了“念羊经、发羊财”,成为富甲一方的“羊肉村”。现在南小寨村,外地务工的、做羊生意的流动人员络绎不绝,而且村里无论年轻人还是中年人,都不愿意离开村子,因为这里是他们安居乐业的地方。

山西省怀仁南小寨农民家门口大发羊财。在南小寨村支书卢海丽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养羊大户赵秀莲家中,听她讲述“念”羊经、发羊财的经历。47岁的赵大姐和羊打了20多年交道。那时条件远不如现在好,赵大姐丈夫骑个改装版二八车,走街串巷一天也只收到几十张皮,而且由于养羊户分散,数量达不到规模,所以很辛苦。印象最深的就是15年前那个冬天,她和丈夫驱赶的牛车被拉煤车撞倒在怀应路边的沟里,车压住俩人,丈夫的腿受了伤,她也挪动不了,羊皮瘫落一地,夫妻俩抱头痛哭……正是这种挫折激励了赵大姐,一定要谋变。后来,他们逐渐建起了羊舍,建了收购站,再也不到处跑了。现在,生意好了,机动车有了,电话有了,联系河北的生意也更方便了。再加上县里这几年政策好,赵大姐的生意规模越来越大,守在家门口发羊财。2011年,她和丈夫温春峰养了8000多只羊,种了3亩多地,还兼收购羊皮生意。一年下来,除交了40多万元的税和付出的成本,仍然净赚100多万元。作为养羊女能手和典型,老赵被怀仁县委、县政府评为“推进四化一体建设幸福怀仁”先进个人。被朔州市总工会和市妇联评为“推进四化一体东部建设标兵个人”,她的养殖场还被评为2011年双学双比科技示范基地。今年,老赵打算再投资建一个标准化羊舍,建一个羊绒羊毛加工厂和肠线加工厂,延伸羊产品产业链条。远在外地的孩子怕她受累,劝她该享享清福啦,但她还是乐此不疲,因为有当地县委、政府的支持,决心继续干下去。

对此,从20岁就开始做贩羊生意的42岁村民张天利感受特别深,20年来自已贩羊工具从二轮摩换成了三轮,现如今变成了舒适安全四个轮子的汽车,而且也不用天天往外跑,付出的辛苦比原来少多啦,收入却从过去的万元变成十几万元,靠的就是政府扶持的规模养殖。“去年我圈养了四茬羊,每茬1000只,一年下来净赚16万元。今春第一茬900只羊正好能赶在“五一”前出栏,估计也能卖个好价钱……”。憨实的张天利信心十足地对记者讲。

澳门新葡新亰,如今,全村647户2470口人,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与羊有关的产业,就连普通家庭妇女也不吃闲饭,单靠在园区剪羊毛,一只羊按3块钱工钱计算,一天至少也能挣100元。不仅如此,南小寨人靠掌握的养殖技术,盖起了养殖小区,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社,培养了经纪人队伍,建立了营销网络。与此同时,还不断延伸产业链条,新建的南小寨羔羊育肥屠宰加工园区,占地面积643亩,棚圈面积7.6万平方米,拥有集育羊、屠宰、加工、储藏、销售于一体的肥羔羊屠宰场22家,年屠宰羊120多万只,交易羊皮200多万张,加工交易肠衣105万条,产品远销北京、河北、内蒙、新疆等地。2011年全村年出栏羔羊120多万只,养羊产值达到7亿元,全村人均纯收入6万元,真正实现了“念羊经、发羊财”。是国内农民人均纯收入最高的浙江省的4.58倍,成为富甲一方的“羊肉村”。现在在南小寨村,仅外地务工的、做羊生意的流动人员就不下800人,而且村里的人无论年轻的,还是中年的,都不愿意离开村子,因为这里是他们安居乐业的福地。

仲春的晋北大地,阳光明媚,一片生机盎然。3月26日,记者慕名走进被誉为中国养羊第一村的山西省怀仁县亲和乡南小寨村,亲身感受了这个村羊产业发展给农民带来的诸多实惠。从县城驱车不到15分钟,便进入村口标有“中国羔羊肉基地”标志的南小寨村。道路两旁,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洁标准的羊舍次第排列,蓝色的屋顶,白色的墙壁,健壮的羔羊悠闲踱步,咩咩的羊叫声此起彼伏,来往的村民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看着村民依靠发羊财腰包一天天鼓起来,一直陪同记者采访的村支书卢海丽心潮澎湃。“去年,在怀仁县委、政府的重视下,县里在我们南小寨养殖园区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肉羊养殖暨羊肉美食文化节,‘南小寨村’这个品牌由此更声名远扬”。今年,依托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怀仁羔羊肉”品牌,他组织村民以股份的形式集资兴建占地186亩,集屠宰、分割加工一体的现代化屠宰生产线――五洲定点屠宰车间,提高羊肉的集约化生产能力,并不断延伸产业链条,增加产品附加值。同时,壮大规模养殖园区建设力度。“十二五”期间,按照怀仁县委、县政府“羊成商品”的总体部署,南小寨子将每年新增标准化养羊小区500亩,新建棚圈5万平方米,年增加出栏育肥羊20万只,年产值增加1.4亿元,年人均纯收入增加1.2万元。到“十二五”末,年出栏育肥羔羊达到200万只,实现产值14亿元,人均纯收入突破12万元。南小寨村将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养羊第一村。

像赵秀莲一样,靠“念”羊经走上发羊财道路的农民比比皆是,而且经历大同小异。由于南小寨土地贫瘠,90%以上的土地属盐碱地,耕作条件非常恶劣。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南小寨人就走上了养羊、贩羊、杀羊卖肉靠羊吃饭的道路,“养羊村”的名气在改革开放初期就闻名省内外。2010年以来,怀仁县以“政府扶持搞服务、大户牵头建小区、做强百里产业带、千家万户发羊财”为肉羊发展思路,提出了以南小寨为中心建设肉羊育肥、屠宰产业带,以建设肉羊繁殖产业带、肉羊饲养产业带、规模健康养殖标准化园区为重点,全力打造一条植草、养殖、加工、销售的全产业链。在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南小寨“一家一户”式的家庭养殖模式,逐渐向“园区化发展,专业化分工,商品化生产,社会化服务”的现代养殖新格局。

相关文章